草榴 邀请码_夜夜撸2016_狠狠撸撸你喜欢_草榴最新网址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61bay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妈妈老是赶爹地到我的房间

时间:2018-08-09 有一天半夜里,我听到母亲发出了很大的声音,那时我正快睡着时,时间是午夜二点多了。
(发生了什么事,这么晚了!)
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呀!我跟平常一样竖起了耳朵注意的听着。
我听到泼水声,这声音应该是来至浴室。这栋大楼有自动给水装置,是不需要自己烧热水的。但是半夜二点中还在洗澡,真是令人不敢认同。
睁开眼睛起身后,披了一件衣服,我走出房门朝浴室的方向走去。从浴室里传来了他们夫妇的声音。
有二个摇晃的影子,看样子爹地醉得很厉害呢!
「……..明白吗?所以今天晚上不干!」
彷彿正在争论着什么。
「那么你的意思是你讨厌女人的月经嘛!所以你今天晚上也不跟我睡觉了!」
母亲用她那高八度的嗓门大声的说着,又高又大的声音震着玻璃,也震撼着我的耳朵。
「我不是这个意思嘛!只是….我只是觉得既然是月经来了,那么我们就利用这个时间好好的休息一下。而且如果可以不要泡澡的话,就用淋浴的比较好。」
「原来你也是个木头、老古板。那是已经过时的迷信哟!它根本就不影响你干我的。」
气势凌人的母亲毫不服输的说着。
「我….我没有那个兴趣…..」
「谁跟你谈兴趣呀!我是在跟你谈爱情,如果你还是无法了解的话,那你今天晚上到别的地方去睡吧!」
「喂!妳怎么这样无理取闹呀!况且我们也没有别的房间啊!」
「哼!有啊…小月那间不是吗?」
「哼!妳这是……」
「父女睡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大新闻呀!」
母亲她不怀好意的说着。
(终于战争结束,真的是一个无理的女人。)
我不禁摇摇头,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爹地真是可怜,我这样的想着。
爹地他该不会真的来跟我睡吧!我想着想着就倒在床上睡着了。
不知睡了多久以后……我一睁开眼睛就发现我的旁边躺了一个人。
虽然我的床是双人床,可是一直都不曾睡过二个人,所以一旦躺了二个人在上面,就觉得床变小了。
终究爹地是斗不过母亲,只好真的跑来我这里委曲一夜……。
(啊….是爹地,那么就不需要拘束。)
我一边想着一边再度睡下,但是我决定背对爹地,没看到脸的话就不会有邪念了,我想……。
儘管如此,我发现自己睡不着了。
爹地跟我睡在一起,这是从出生到现在是13年的第一次呢?
背对着爹地躺着的我,慢慢的闭上了眼睛。
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左右,我正睡着,突然「啪」的一声,有一只手随着大声的喘息而打了过来,吓了我一跳,当然我知道这是爹地的手……。
他睡的正熟,也许他不知道自己的旁边……。
他的手抓着我,我的心跳快了起来。没办法既然他已经睡在我旁边了,我也就只有任他抓着了,反正是自己的爹地嘛!
接着发生了什么,原来他是故意的,我想。
爹地他慢慢的将我的手拉近了那里,他大口的喘着气,喉头里也嚥着口水。
哦!那时我的手有了奇妙而热热的感觉,原来接触到一个肉块。
(啊……这..这个….是什么……)
想也不用想,就是母亲时时刻刻离不开的宝贝….爹地的阳具。
这个热烘烘的东西,我曾经在门缝里偷看到它,那一天的事又浮上了脑子里,我的身体不禁震了一下,然后我很自然的用力紧握爹地的阳具。
这个老是担心餵不饱母亲的肉棒….唉!可怜的爹地,爹地他故意让我握着他那勃起的阴茎,莫非……这时我的乳头痒了起来,我开始兴奋……。
虽然这有点不应该,可是我觉得我并不反对爹地他对我这么做。
爹地他抓着我的手动了起来,他让我帮他摩擦他的宝贝。我抓着这个粗大的东西,用五根手指头慢慢的、轻轻的、温柔的搓揉着它。
爹地为了报答我吧!他也将手伸进了我的睡衣中,他用手指头从我内裤的边边,钻进了我的下体。然后他温柔的抚摸着私处烈缝,当他的指头被挟在那二片肉中间时。
(不行!爹地不可以那样做……)
我在心里这样的叫着,可是一方面我却蠕动着身体,想让小穴口对着手指,使它插入的更深一点。
但是当时可能太慌忙了,却让身体退了一下,而使得爹地的细长手指去碰到了我的阴蒂,于是他挑逗起我的阴蒂来了。
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身体居然一下一下的震动了起来,真的很舒服。
「哦….那里….再用力….快..爹地……」
我为自己敢这样清楚的要求而吃了一惊。当爹地把手指再往里插送时,我想起爹地那一根像火一样热且坚硬如铁的大肉棒,那插入的滋味……。
「哦….怎么….月儿妳已经醒了……」
爹地他明知故问,我看不出他的慌张,于是大胆的对他说:
「算了吧!爹地你的心情做月儿的我完全了解哟!而且今天就让我代替母亲来让你爽吧!」
这么大胆的话竟然不经大脑的就溜了出来。
接着我便牵引着爹地的手,到我的浓密黑森林地带。
「月儿宝贝,可以吗?是真的吗?」
爹地的声音透着无比的兴奋,接着他的唇吻着我的脸,并小力的吸吮着我的耳朵,哦!这些动作真的让我振奋得全身痉挛起来。
我将爹地的手拉到自己的阴户处让他抚摸,这算是我的回答了。
当手指滑向稍为湿润的私处时,不经意的他碰到了那如豆大小般的阴核,被这么抚摸的感觉传进子宫时,不时的从里面溢出了更多的粘液,此时我的快感也愈来愈强烈。
当这些淫水汨汨的溢满了爹地的手指时,爹地相当温柔的蠕动着他的手。然后他又用二根手指头挟起我的阴蒂,轻轻的往上拉着,这样刺激的结果更让人慾火难耐。
「哦….好爽….爹地…..再用点力啊……..」
那快感涌上了喉头,我的声音也颤抖了起来,身体好像被火燃烧着一样,这房间也倒像一间温室一样。
我真的兴奋到极点了,连身边的人是自己的爹地也忘了,只是普通的男女在交媾吧!
「嗯….别看人家的脸嘛!爹地….别嘛!」
「好吧!我又不是故意的……」
爹地的手指就像蜘蛛一样的动作着,他一次又一次的在我私处上游走。而我早已爽的乱了气息,全身的快感使我不断地震动着我的身体,这该不是在做梦吧!
「喂….爹地….帮我看一下,我的花心快溶化了哟!快….快嘛!帮人家看看嘛!」
我的话不禁使爹地心蕩神驰了起来,接着他打开了床边的小灯。
「嗳….快溶化了的是哪里呀!让我好好检查一下。」
于是我仰躺着,张开双腿让光照在我的阴户上面。
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大胆的要求爹地这么做,这是一种相当複杂的情绪。
「私处已经兴奋得肿胀了哟!而且颜色也很鲜红,还有这一堆阴毛也长的很……。」
他这样说着,又将手指插了进去,并且不停的抽出后又插入,就这样上上下下的玩弄起来。
「啊……太棒了….真的….爹地……」
我情不自禁的抓住了爹地的手,这样的喊叫着。
一会儿爹地他熄了灯。
「月儿宝贝只要一下下,我从前面插入好吗?或者妳还是就像这样就好,我决不勉强妳。」
我想啊!干我吧!我拚命的点头。
「但是轻点哟!这样总是对母亲不太好嘛!」
「哼!那种女人不要提她!」
爹地说着气话,然后他将那硬梆梆的阳物「嘟」的一声插入了我柔软的阴户中。紧接着「啪啪」的他正在挺进着,只有这样就够令人销魂的了。
「啊….不行了……不行了….棒啊!」
伴着这令人销魂的喊叫声,我的双手也不停的在爹地的腰上乱掀乱摸着。
「喂….月儿宝贝我需向里一点插入了。」
「哦….好..好..快一点,我早就受不了了….快….用力……」
爹地他全身压在我身上,一边插入律动着,他一边吻着我的唇。慢慢的利用腰力一进一退的干着我。
爹地那粗大的龟头正一次一次的冲撞着我的子宫壁,它也不停的摩擦着我的阴壁,这种感觉好像坠入了五里云雾中飘飘欲仙。
随着阴茎的插入运作,阴道中也不停的涌出了热且粘的淫水,而且很快的就弄湿了阴毛,一堆耶!
爹地每挺进一次,我的身体就放电一次。
「啊….啊….棒….真棒……」
我不禁淫蕩的呻吟着,并且两手耐不住而狂乱的抓着。
「哦……吻我……干我……」
爹地他把阳具抽出一些,只留龟头在里面,接着又再度挺进,就这样重覆着。
当龟头碰触到子宫壁时,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袭击而来,令人心神蕩样,接着私处口就更紧缩着,把龟头紧紧的含着,配合着它的律动。
我的身体像被触电一样的颤抖着,配合着那正要登上最高峰的龟头的律动。爹地继续使着腰力,激昂的在操作着一抽一送之间。
我彷彿嫌这样等待的时间太长,我再也忍不住了。
「啊….不行…..我耐不住了…….」
我呻吟的叫着,自己也不知道在叫些什么。
爹地不停的一边扭着腰在挺进,一边用手搓揉着我的乳头。一会儿轻一会儿又重,因为他这样的在刺激我的乳房,我又禁不住的情慾高涨,呻吟声也就愈来愈大了。
「啊….啊….快用力..快….哦..啊……」
我自己也被这淫蕩的叫床声吓了一跳。但是这一波波淫蕩的声浪却刺激着爹地的肉棒更卖力的干我呢!
我也觉得自己的声音太大了,所以只好将手指伸入自己的口中含着以减低音量。
爹地果真像我想的那样的卖力地在挺进。
「啊….啊……」
不只是淫叫声,就连我急促的喘息声都能让爹地燃烧。被淫水吞食的大肉棒正兇猛的朝着最顶端冲陷着。
为了配合爹地的律动,我也挺腰迎合着,一起为阴茎能插入最里面而努力。
「啊….不..不行….射了……」
我感觉到爹地的双手用力一按,然后抽出。
「咻」的射出又热又浓的阳精在我的肚皮上。
「嗯….嗯……」
爹地也呻吟着。
终于两个人都顺利的达到了高潮。
过了好一会儿,我的身体才停止痉挛,且慢慢的恢复平静。而爹地的急促喘息声也在我耳暗慢慢的均匀了。
早上睁开眼睛时,爹地已经不在了
那天晚上,虽然我跟爹地有了性关係,但是爹地好像又跟母亲回覆到他们原来的生活了。虽然我有一种被捉弄的感觉,可是面对他们夫妇时,我只能沉默的看着一切。
想想我当然也是希望他们夫妻的关係能够变好,他们毕竟是我的父母。而且我自己也相当的了解,不能再让爹地上我的床来交媾了。
很幸运的是发生了那天晚上的事以后,爹地居然完全无事的样子,仍以自然的态度来跟我相处,而且母亲好像一点都没发觉到我跟爹地的事。
但是又过了一个月左右,有一天深夜里,爹地又跑到我的房间来….。
(又来了……我想……)
「爹地怎么了,不要哟!」
那时我正看完午夜场的电视节目后,换上睡衣正準备上床睡觉时。
我仔细的看了一看他,好像喝了很多酒的样子,看起来有一点醉了。
「跟朋友打麻将忘了时间,母亲不让我进房。」
我不禁想着,又要旧事重演了。
虽然明明是不关我的事,可是面对那么一个容易歇斯底里的人,唉!莫非我只能像那一天晚上那样,不要拒绝而且跟他睡在一起吗?
我这样的想着,而且现在又这么晚了。
「这….爹地..我觉得你还是回自己房间去,比较……」
虽然我嘴里这么说着,可是脑子里却浮起了那天晚上,那令人惊心动魄的激情一幕。
「没事!不会有事的。你母亲她自己说,你去跟月儿一起睡吧!以后把这双人床改成单人床的话,你就没有这个烦脑了吧!」
(爹地在胡说些什么?那个那么令我销魂的事,他竟然说是困扰….)
原来他们刚才还在为单人床、双人床的事而吵架呢!我想爹地在吵架时就打算来我这儿了吧!
但是我自从看爹地来我这,我是真的很心动的,而且看得出来的是,他也在期待着呢!
「好吧!月儿宝贝今天晚上就让我好好爱妳吧!」
爹地用带着酒臭味的嘴凑近我的耳朵,邪恶的说着。
唉!这老是让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爹地。
这爹地已经扯开我的胸罩,用舌头舔着我的乳头了,一会儿他又用牙齿轻轻的咬它,我兴奋的叫了起来。
「啊….啊……」
呻吟声从喉头里流洩了出来,自然而然的我也主动地慢慢张开了我的双腿。可是爹地却没将手伸进我的下体,爹地正一昧的玩弄着我的乳头。
「哦….月儿宝贝….妳真是可爱的宝贝儿哟……」
「啊….棒..好舒服….可是母亲她……」
爹地他不回答我,他继续不停的用嘴吻着我的腹部。
从乳头开始到乳房,然后腹部及腋下,就这样一遍又一遍的舔遍了我的上半身,当然这时快感又流遍了我的全身。
我抬起我的双手,让他吸吮我腋下的腋毛。只要我一抬起双手,爹地就很有默契的将唇凑近了腋毛浓密的腋下,忘情的吻了起来。
「啊……舒畅……..」
我又禁不住的呻吟了起来,我更大胆的张开双腿,腰也开始不安份的蠕动着。就这么一会儿,我已经慾火难耐,希望爹地快点将他的肉棒插入我的阴户中,狠狠的干我。
「啊….爹地….前面啦…..下面啦….快..快干我…..我..我受不了了…….」
我一边喘着气要求着,一边用手搓揉着爹地那根已经勃起的肉棒。
哦!这肉棒正烫手呢!而且还不停的滴着滴着粘液,而沾湿了我的手呢!
「啊….啊……」
爹地又将嘴凑了过来吻我的唇,我的鼻子里禁不住的哼着,我一边又忙着接收从爹地嘴里传送过来的唾液。啊….这令人欢愉的时光。
「嗳!可以吗?」
哦!再度出击,撒娇的催促他。
我边说边起身,爹地也慢慢的仰躺着,我用脚勾着爹地,慢慢的爬上他的身体,然后我像骑马一样的骑在爹地的身上。
面朝上仰躺的爹地,他那根肉棒正直挺挺的站立在他的两腿之间,我不禁冲动的抓起这根烫手的肉棒,往自己那已经湿润透了的阴户中塞了进去。接着我慢慢的坐下去,让它完全插入我的阴户里去。
哦!那感觉比起上次还有过之而不及呢!我挺着腰将两手按在床上,半俯着身一上一下的抽动我的身体,让那根肉棒在我的牵引下,一进一出在我的私处口。
我不停的抽动也不停的喘息着,而下面的爹地也不停的用两只手搓揉着我那丰满的大奶子,并不时的抠着我的乳头。
爹地这粗大的肉棒,此刻正刺激着我的阴户深处,再加上刺激乳头所带来的兴奋,我已经爽的快抓狂了。
现在我完全控制了这根肉棒,只要我用点力就可以使它冲到最顶点,相同的淫水正汨汨不断的从包含着阴茎的阴道中溢了出来呢!
「啊….啊……」
我呻吟着,我已经达到了高潮。
当然此刻爹地也已经射精了,然后我们紧紧的互相拥抱着,就这样一直睡到天亮。
完全不知道我们父女姦情的母亲,还有时候会将爹地赶到我房里来,当然每一次我们都会大干一场。
随着交媾的次数愈多,我们父女就愈来愈想要对方,这样子下去,有一天爹地一定会跟母亲离婚的,我想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