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榴 邀请码_夜夜撸2016_狠狠撸撸你喜欢_草榴最新网址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61bay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十四章 疑云惊现(下)

时间:2018-07-12 约好了在凯宾斯基饭店旁的「FRIDAY」见面,侯龙涛和薛诺到达的时候,何莉萍和她的男朋友已经在等了。四个人坐到了一起,那个男人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,中校军衔,自我介绍叫胡学军,三十六岁。
  侯龙涛从来都对自己的长像很有自信,虽不能说很帅吧,但也决不难看,而且还透着一股书卷气,让人看了就有亲切感。可面对这个男人,他第一次有了自惭形秽的感觉。
  胡学军不光长的英俊,加上这身军装,更有一种英武之气,坐在那里,腰板挺的直直的,整个人一看就是精神抖擞。也难怪何莉萍这个俏寡妇会为了他破掉守了十六年的贞洁牌坊。
  「伯母,上回我跟您说的网吧的事,您考虑的怎么样了?」四人边吃边聊着。莉萍挽住学军的胳膊,「还是不要了,我跟学军说好了,等我们结了婚,我就不再管网吧的事了,在家做个贤妻良母。他正好有几个朋友想和伙开个歌厅,我们连装修的钱都準备好了。」
  「那肥水也别流外人田,您把网吧的照转给我吧,您出个价。」侯龙涛本来就只想要那个营业职照,莉萍参不参股他倒是不在乎。「咱们都跟一家人一样,还提什么钱不钱的,你好好对我的宝贝女儿,照白给你也不成问题啊。」看来莉萍最近的心情真是非常好,女人有了爱情,其它的就都不在乎了。
  侯龙涛拉着薛诺的手,「诺诺这么可爱,我怎么可能对她不好呢?」两个女人都幸福的靠在各自的男人身上,真是一副閤家欢的画面。
  侯龙涛从小就对军人充满崇敬,看到美艳的何莉萍对学军的亲热劲,居然只有一点点嫉妒,更多的是为薛诺的母亲高兴。幸亏学军还没真的成为薛诺的后爹,要不然让侯龙涛叫一个只比自己大十二岁的男人「伯父」,他还真有点彆扭。
  「胡大哥,您老家是哪人?」侯龙涛听出学军的普通话带一点口音。「我在山西农村长大的,后来当的兵,上了军校,两年前才调到北京的。」能从一个二等兵奋斗到中校,确实是不易。
  「那您在哪个部门啊?」还没等学军回答,薛诺就抢着说:「胡叔叔可棒了,是解放军装备指挥技术学院的教官。」侯龙涛一听,高兴的说:「就是怀柔的那个吧?我高考之前还想报那呢,可惜不对外招生。您教什么课?」
  「航天测控工程专业的航天发展史。」这可把侯龙涛乐坏了,「那太好了,昨晚我看一个专题片,里面提到『阿波罗八号』绕月球两周后返回地球。可我在美国看的一个喜剧里,说它是绕了一周就回来了。您能不能给我一个準确的答案?」
  「你怎么会对这些感兴趣呢?」学军没回答他的问题,翘着的二郎腿来回的交换了几次。「我不是特感兴趣,就是我这人的毛病,碰巧听到了,不弄明白就老惦着。」两个女人看他们谈起了无聊的事情,就一起去洗手间了……
  等回来的时候,两个男人谈话的话题已转到了侯龙涛身上,这可是她们感兴趣的事,就也加了进来。当学军知道他是专门管「发钱」的之后,对他更是亲热,问了很多投资方面的问题。
  吃完了午饭,到了门口,「伯母,你们要去哪?我今天开的那辆克莱斯勒,我送你们吧。」「不用,学军有车。」四人到后面的停车场取车,学军开的是一辆民牌的日产本田雅阁。
  「怎么不买『广本』啊?性能也差不了多少,还便宜小二十万。」侯龙涛奇怪的问。「噢,我买的时候『广本』还没有自动档的呢。」学军和莉萍上了车。「妈,你去哪啊?」薛诺问她母亲。「我俩去看看装修的材料,晚上就不回家吃饭了。」有侯龙涛在,自然不用担心女儿会没饭吃……
  去天伦王朝的路上,侯龙涛问薛诺:「我看胡大哥人不错嘛,你开始时怎么会不喜欢他呢?」「站着说话不腰疼,不是跟你妈妈好,你当然不在乎了。再说我不是听你的话了嘛,不再跟他们闹了。」薛诺转头看着他。
  「看我干嘛?」「你帅呗。」「我和胡大哥谁帅?」「当然是你帅了。」「呵呵。」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女孩的脸。「涛哥,去我家吧,你还没去过呢,妈妈晚饭后才会回来。」薛诺拉住他的手。
  「好,你妈和他怎么认识的?」「在网上,我妈看网吧的时候,有时觉的无聊了,就上网聊天,结果俩人就认识了。见了几次就好上了。」「他学校在怀柔,你妈来回跑也够累的。」「才没有呢,每次都是他找我妈,他说他那是军校,怕影响不好,就不让我妈去找他,电话都不让我妈多打。」少女开始为母亲鸣不平了。侯龙涛一皱眉,却也没说什么……
  到了薛诺家,四室一厅的大单元,女孩的房间在最里面。少女的闺房里充满着淡淡的香气,绝对是谈情说爱的好地方。薛诺给侯龙涛拿来一听可乐,轻轻的把房门掩上,因为知道不会有人来,也就没关严。
  指着写字檯上的计算机,「能上网吗?」「能啊。」侯龙涛脱下外衣搭在椅背上,坐到桌后,掏出烟来,「有烟灰缸吗?」「有,胡叔叔用的。」女孩又出去了。登录到NASA和「广本」的网站上,开始浏览。
  薛诺把烟灰缸放在桌上,转身把床帘拉上,屋里一下暗了下来。看到男人还没有把烟点上,就走过来,趴在他的背上,「涛哥,我给你点吧。」「还是不要了,你屋里这么香,我不抽了。」
  女孩把手从侯龙涛的领口探进去,在他厚实的胸口上抚摸,「涛哥……」滑腻的舌头伸入了爱人的耳孔。还没有找到要找的东西,虽然上午就没得到满足的老二现在又在抗议,但还是得忍一会儿。
  右手控制着鼠标,抬起左手,将两根手指插进美少女的樱桃小口中,拨弄她的软舌。「嗯……嗯……」薛诺自觉的吮着,也把自己的手指送入男人的嘴里。
  「诺诺,你的小手真软,帮我摸摸好不好?」侯龙涛双眼还盯着屏幕,向少女提出了要求。薛诺吐出了手指,在爱人脸上吻了一下,蹲下身子,解开他的裤子,把涨大的肉棒拉了出来,轻轻的上下套弄。
  侯龙涛左手伸后,轻抚着少女的头髮,继续查看着网页。感觉到薛诺套动阴茎的力量越来越大,速度越来越快,口鼻间也发出了诱人的哼声。
  「小美人自己玩起来了?」心中想着一回头,果见薛诺的星眸朦胧,牙咬下唇,仔裤和内裤已褪到了膝盖上,左手正在茸毛覆盖的阴阜上揉抠。
  想要的答案都从网页上得到了,该是疼爱一往情深的美少女的时候了。把女孩拉起来,让她跨坐到大腿上,「这么不乖啊,看看,都湿乎乎的了。」
  「谁让你……你不理我的,就知道上网。」薛诺撅着小嘴,一脸委屈。「唉,还不是为了你妈妈。」心中这么想,嘴里却不能这么说,「是我不好,来,让我补偿你吧。」
  少女顺从的抬起双臂,让爱人将她的上衣和胸罩脱了下来。男人的舌头在粉红色的乳晕上打着转,一手捏住一瓣小屁股,一手在臀沟中上下滑动。
  「啊……嗯……涛哥……」薛诺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动,双手在侯龙涛的头脸上摸着,呼吸加快,小巧的双乳随着胸口起伏着。感到一根硬热的肉棒夹在两人的小腹间,美少女已经好想要了,「涛哥……我……」
  「想要了?诺诺,你把它扶正吧,我的手都忙着呢。」说着就在她的小屁眼上按了一下。「啊……你……你……坏……嗯……」女孩一手撑住男人的肩膀,一手伸下去轻扶住阳具,稍稍的抬起屁股,将女人的快乐之源纳入了娇嫩的阴道中。
  可爱的少女仰起头,轻颤的樱唇间发出一声悠长的歎息,幸福的感觉充斥了她的心房……
  何莉萍掏出钥匙,打开大门。在去四环建材城的路上,学军接了个电话,说是学校里有急事,连送她回来的时间都没有,弄的她只好打车回来了。
  看到一双男人的运动鞋放在鞋架上,何莉萍一楞,「哼,两个小家伙趁我不在,一定是在亲热了,还是别打扰他们了。」向自己的房间走去,想要换一套舒服一点的衣服。
  薛诺的房间正对着走廊,从虚掩着的房门里传出少女断断续续的娇喘呻吟。「死孩子,怎么连门也不关啊。」莉萍一皱眉,却又抵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。
  从门缝正好可以看到薛诺的床,两个赤条条的人正在上面交媾。本来只想看一眼就离开,可就这一眼,何莉萍就挪不动脚了。薛诺就像一只雪白的小狗一样趴在床上,双手紧抓着天蓝色的床单,头极力的向后抬着,虽然看不到表情,却能听到她嘴中的叫床声。
  「啊……涛哥……要不行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舒服死了……啊……涛哥……又要来了……都……都第三次了……我……啊……真的坚持不住了……嗯……」听着女儿的浪叫,看着侯龙涛粗长的鸡巴在她圆润白嫩的双臀间进出,双手揉捏漂亮的乳房,莉萍一时之间真是思绪万千。
  「小丫头,怎么能叫的这么浪呢,真是的。龙涛的身子好结实啊,他的鸡巴虽不比学军的大,但听诺诺的话,他可持久很多。」莉萍是开网吧的,几乎天天听那些客人的污言秽语,现在看着侯龙涛操自己的女儿,自然而然就在脑子里出现了「鸡巴」这个词。
  胡学军是一个「银样蜡枪头」,每次上床之前都得吃两、三片「伟哥」,才能将将跟她打个平手。「啊……」薛诺达到高潮前的一声欢叫将莉萍拉回到了现实中。
  发觉自己的一只手居然正隔着裤子在阴户上揉搓着,淫水已经透了出来,「我这是怎么了,我在干什么啊?快停下来。」心中虽在暗叫,可手却不听使唤的继续动作。
  侯龙涛停了一会儿,又开始抽插,「诺诺,还没完呢,我弄的你爽不爽啊?」「啊……涛哥……好美……快……再快点……嗯……」少女已是浑身无力,可还在追求着男女交欢的快感。
  莉萍将手伸进裤子里,直接刺激着充血的阴核,侯龙涛操干的速度快,她的手就按揉的快,操干的慢,就按揉的慢。脑中也出现了幻觉,好像正在接受姦淫的不是可爱的女儿,而是她自己一样。
  就在侯龙涛射出阳精,压倒在薛诺背上的一刻,莉萍双腿一软,也感到高潮的来临。她急急的冲进旁边的洗手间,连门也来不及锁,拉下裤子,坐到马桶上。身子打了个寒颤,有力的水流撞击马桶壁的声音紧接着响起。
  「啊……」莉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原来她每次性高潮时,就会有很强的尿意,快感越强,也就越急。今天可能是因为一边观看女儿和年轻的情人做爱,一边手淫,高潮的强度非比寻常,以至于马上就憋不住了。
  撕下手纸,站起身来,刚要擦拭,洗手间的门就被推开了,侯龙涛光着身子站在那里。因为意想不到的见面,两个人全楞住了。看着对方的性器,时间好像凝固住了。
  莉萍的大腿光滑丰盈,一丝赘肉也没有,小腹下一片乌黑浓密的阴毛上面还挂着几点水珠,深红色的大阴唇外翻,湿露露的闪着淫糜的光彩。侯龙涛嚥了一口吐沫,退了出来,把门关上。
  回到屋里,坐在床边,薛诺还懒懒的趴在床上。看着男人有点尴尬的表情,美少女抬起一条腿,轻轻的在他背上蹭着,「涛哥,怎么了?你不是说要放水洗澡吗?」
  「你……你妈回来了。」「啊!?」女孩赶忙穿好衣服,走了出去。几分钟后,薛诺回来了,「涛哥,妈妈说请你留下吃晚饭。」侯龙涛一边扣着外衣的扣子,一边难堪的说:「哦,还是……还是不要了,我还有点事呢。」
  「那你记的给我打电话啊。」薛诺在他脸上亲了一下。「好,我记的。」满脑子都是女友母亲成熟性感的下体,再待下去可要出事,侯龙涛连「再见」也没跟莉萍说,就落荒而逃了……
  从薛诺家出来,真奔宝丁的所里。「丁儿,帮我查个人。」「又查人!?你丫有几个失蹤的女朋友啊?」宝丁差点没把嘴里的茶水喷出来。「别提我的伤心事,这回是个男的。」侯龙涛叼上一颗烟。
  「你丫什么时候喜欢搞同了?」「你大爷,跟你说正经事呢。」把宝丁的杯子拿过来,喝了一口,「啊呸,你丫喝的这是什么啊?」宝丁一把把杯子抢回来,「减肥茶,没看老子的肚子都起来了。」「那是懒的,多运动运动就行了,喝减肥茶管屁用啊。」
  「行了你,不是说正事吗?要查什么人啊?」宝丁也点了一根,翘起二郎腿。「薛诺她妈的男朋友,说是叫胡学军,八成是假名。」接着又把胡学军的长像、职业和今天见面的情况简略的说了一遍。
  「你也说他挺有军人样的,凭什么怀疑他啊?」「管我为什么怀疑他呢,你管查就行了。」侯龙涛懒的说。「那哪成啊,你这不是浪费警方的人力物力吗?」看来不说还不行。
  「照他说的,他是从底层拼上来的,不是靠后台。要是在外地,中校可能还值点钱。可这是在北京,大校一抓一大把,他们都得骑自行车上街买菜,他一个中校教官凭什么开雅阁啊?」
  「人家在外面自己做点生意挣了怎么了?也不对,军人不许从商,你肯定是他的车吗?」宝丁也觉的有点不对了。「肯定,我问他了。而且我问他为什么不买『广本』,他说他买的时候还没出自动档呢。可实际上三年前就出了,要真照他说的到北京才两年……」
  「他在外地就买了呗。」「北京牌,你是警察你知道,外地牌子换京牌有多难。要是没点关係,两年还不够等的呢。」「就算他的钱来路不正,那也是『军纪』的事,我们没法管啊。」宝丁换了一条腿架着。
  「我不光怀疑他的钱来的不乾净,我怀疑他根本就不是当兵的,而是个职业骗子。」「怎么讲?」「咱俩说了这么半天话,你总共换过一次腿,我问他关于『阿波罗八号』的时候,他一分钟里换了四次腿,除了紧张,不会有别的原因。」
  「你丫是不是《胜者为王》看多了?」「算是吧,但他想了十几秒后说『美国人不会错的,绝对是一圈。』。就算真的是一圈,一个有尊严的中国军人也不会这么说的。我上NASA的网站看了,是两圈。他天天教的就是航天史,会不知道这个?」
  「车牌你记下来了吗?」「嗯,照片我也会尽快给你弄来的。如果你真查出他有什么问题,别急着上报或是抓他,先跟我说一声,我留着他还有用呢。」
  谈完了胡学军的事,就在要走出办公室的时候,「死猴子。」「嗯?」「你丫不是想母女通吃吧?」宝丁瞇着眼,奸笑着说。侯龙涛回过头,「你立你的功,我泡我的妞,各得其所,有什么不好吗?」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