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榴 邀请码_夜夜撸2016_狠狠撸撸你喜欢_草榴最新网址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61bay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我的人妻同事

时间:2018-02-06 我叫阿煌,29岁,任职一间中型电子厂,已有三年多的资历,在外租屋通勤;她叫阮氏青,是越南籍的员工,五年多前嫁来台湾,育有一女,任职清洁部门,个子娇小约160公分,皮肤白皙光滑,乌黑长髮绑马尾,约27岁出头;我们工作常互有往来,因为我的产品必须经过她那裏。
起初我对她没有任何印象,因为她个子娇小,国语也不是太流利,会对她有兴趣,大概就是身为人妻的她吧。在某日的休息时间,她跑来问我租屋的情报,她说想租房子,经过我详细的询问下,获悉她的家庭有变故,原来是她的老公对她不好,所以想搬出去住,但是对她来说,这笔开销很大,而我本身也没有情报,所以就没有提供给她。
后来藉着一次员工旅游,我与她再次走近,我们在观赏风景的时候,常会藉故询问她最近家庭如何,她说宁可待在公司也不想回去,因为那个家没有温暖,到了饭店之后,趁着吃饭我又与她一起聊聊天谈谈心,最后她对我似乎没有警戒心,也让我进到她房间聊天,聊着聊着,我似乎对她有点兴趣,无奈其他同事找我喝酒,所以我就离开一段时间跑去喝酒,不过她把房间的门卡给了我,说她还想多聊,希望我喝完后再来找她。
大约喝了两个钟头后,我有了点醉意,就藉故离开,在回房的路上,我感觉有点色慾上身,心里头盘算着该怎么让她投怀送抱….其实早在她房里的时候,我就有这念头了,只是我胆小不敢做,现在藉着酒意,我的胆子好像也变大了,随后就往她房间的方向走了过去…
我将门轻轻地推开,发现房间是暗的没有开灯,我悄悄地走进去,发现另外一张床上有人(因为是双人房),而她(阮氏青)睡在左边的床上,右边那个则是她同部门的阿姨,我向她(阮氏青)走了过去,她很快地就转过来看我,我就说怎么办?有人睡在那耶,她也不想地就把棉被掀开示意我跟她一起盖棉被聊天,我当然就直接上了床把棉被盖住身体,然后我们就小小声地聊起天来。
聊没有多久,我直接深入主题问她家庭的事,她说她老公会打她之类,有点想离婚,但是找不到房子,而且还有个女儿….我当下就问她想不想暂时住我那边?她愣了一下没有回答,我就继续跟她说…
我:「其实我有点喜欢妳。」
她:「不要乱说话…。」
随后就把头转了过去,当时因为我喝醉了,所以我就马上把手贴过去抓着她的肩膀说:
「我爱你」
然后她当下转了头过来,我就立刻将嘴贴过去强吻,她当时用手将我推开意图反抗,嘴里还囔着「不要乱来」,但是我还是一直不停地强吻她,直到我舌头与她舌头纠缠在一起,她才停止了反抗并且顺着我的舌头缠动…心里面想着…「我成功了」。
我俩在床上相互接吻,两人的舌头不停地纠缠,但是碍于旁边有人,所以动作不敢太大,然后我将她的右手拉住,缓缓地拉到我的裤裆前面,让她摸着我那已经不能再胀大的肉棒,但她似乎也不反抗,就那样的依照我的手上下来回抚摸;紧接着,我将外裤脱去,内裤也没脱的就把肉棒掏了出来,她的小手,很自动地上下戳动着我热呼呼的肉棒,因为戳动速度很快,我用手示意她温柔且缓慢的抚摸肉棒。
然后我的左手开始深入她的禁区,我将她的裤子退去,留下内裤,抚摸她的下体,但她将双腿夹得很紧,使我没办法将手指侵入她的”森林内部”,过程中,我的动作似乎有些粗暴,她憋着气息发出「嗯..嗯」的声音,我才放慢动作温柔地抚摸,但她就是不肯将双腿张开,虽然我手指已经感到湿润了,我还是无法顺利地”入侵”…
随后我只好放弃森林,将目标转攻她那只有A+的胸部,正当我手掌伸进衣服时,她立即将我手拉住,嘴里哼着气说..
「不要,我胸部很小」
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办才好,看她那个样子,我也不好继续下去,所以我只好尽可能的让我肉棒得到舒服..。
在她拒绝我深入她的胸部后,我将棉被掀开,整个人跪坐起来,用双手将她的头压至肉棒前面来口交,一开始她很反抗,因为旁边还有人躺着,我想我是醉意太深过于大胆,我竟然完全不怕旁边的阿姨醒来,我很明白,若是她醒来肯定会有不好的事;但我仍坚持要她帮我口交,她的眼神看着对面的床,稍微地反抗我的双手,还看着我摇头说不要并且用手指着对面的床,意味着会惊醒对面的人。
但我管不了这么多了,此时的我已经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了!我弯下身子用双手压着她的脸庞亲吻她,然后我马上将肉棒贴近她的口边,在她的唇边不停来回磨蹭…她的双眼直盯我的肉棒,最后,她伸出了舌头开始细舔我的龟头,但我当然不是很满意,就趁着她微张嘴唇的时候,将肉棒塞入她的口中,她也没有反抗,反而还发出伴着水声的吸允声…此刻我感到一阵莫名的兴奋啊…
为了让她能够更深入喉咙,我用右手紧压她的头,不停地前后移动,左手则是将她那乌黑的头髮拨弄至一旁,好让我能够清楚地看她吸允的样子,她闭着眼睛努力地吸允着,尔偶张开眼睛看着对面,深怕对面的阿姨醒来,我还趁机小声地问她,
「这不是妳第一次口交吧?」
「看起来不生疏哦!」
她很羞涩的含着肉棒点头而不敢看我,此时我又是一阵莫名的兴奋!
正当我享受之际,旁边的床有了动作,我俩当下看了一眼后马上躺下将被子盖了起来,我从隙缝中看到阿姨起了身往这边看,随后她走向洗手间,听到她用水洗脸的声音,我跟阮氏青互相对看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,我还将她的右手拉到我的肉棒上,轻声地告诉她,
「不要停」
然后开始亲吻她,她也很配合的来回戳动。
就当我俩亲的火热时,突听到关门的声音,我俩动作停止,静静地听着房内有没有其他声音,我慢慢地起身往门口爬去,发现门附近没有人,洗手间是暗的,我打开灯检查,确定洗手间没有人后,走向门口去看着鹰眼,看到阿姨已经走远了,随后,我将房门锁住,把身上唯一的内衣-四角裤脱去,跑向床上将棉被拉开,她似乎是有点吓到以为是别人,看到是我后自动地将头靠过来,双手紧贴我的大腿开始帮我口交,这次似乎没有在意周围,吸允的声音比之前还大声,动作也开始比较下流了,会用手帮我抚摸睪丸;而我只是用左手将她头髮拨开,没有用右手硬压着她的头。
虽然这样还不是我所希望的,但是她似乎对自己”森林”的警戒还很严,我也就没有太过于强硬,暂时先让自己的肉棒得到享受,是我现在所想到的唯一方式,可能是因为醉意的关係,口交了一段时间,我还是没有想出来的感觉,期间她还问我..
「要射了吗?」
我则是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说
「可以再快一点吗?激烈一点没关係」
她就闭上眼睛,稍微加快了点速度吸允,她用右手戳弄着我的龟头,舌头还不时地在上面来回舔着,龟头前面流出一些体液,她的小唇就直接靠上来吸允掉,就像用吸管喝饮料般吸允着龟头;当用手戳揉一段时间,肉棒有点乾掉,她还会用口水滴在上面增加润滑度,然后再整支放进嘴里吸允,我深怕时间太久阿姨回来会不好,无可奈何之际,我只好将肉棒从她嘴里拿出,她疑惑地看着我,嘴边还牵着肉棒跟她嘴里的口水余丝说,
「怎么了吗?」
「我弄痛你了?」
我微笑着回她说,「不是的,很舒服」
「只是有点久,我怕阿姨回来」
正当她看着我的肉棒发呆时,我用手将她压倒,她惊了一下,大概以为我要硬上弓了,双腿夹得紧紧的,其实我只是要她躺着,我将肉棒放在她的嘴唇上面,然后自己用右手打手枪,她很自动的伸出舌头舔我的肉棒跟龟头下侧,我看着她的脸,右手不停前后移动;她闭着双眼,舌头舔着我的肉棒跟龟头,接着,我感觉到一股电流,似乎要射出来了;她好像也感觉到我要射了,开始发出「嗯、嗯、嗯」的声音,就在我没有多想的时候,我射精了,浓稠的精液射在她的脸上,射出来的一刻她还「嗯」了一下,大概是因为温热的精液的关係吧,射了一条浓稠精液在她的右边脸庞,我将龟头塞进她嘴里示意她吸允乾净,她也很配合地伸出右手抓住那快要软掉的肉棒,仔仔细细的替我吸允乾净,随后,我很满足的将肉棒抽离她的嘴巴。
她张开眼睛看着我,左手弄着她脸上的精液,嘴边还伸出舌头舔着刚刚吸允的”残精”,我俩相互注视了一会儿,她起身穿起裤子,走向洗手间,我也跟着她一起去,她打开水龙头洗脸、漱口,我还顽皮地摸她屁股,她还笑着说,「不要啦,我在洗脸」
然后我穿起内裤、衣服,拿着裤子走向门口往鹰眼看门外的动向,发现门外面没有人,走回洗手间拍了她一下,她转头看我,我亲了她一下后说,「我回房间啰,明天见」
她微笑着对我点头说,「嗯」
接着我穿起了裤子后,走回自己房间,隔天我俩就当甚么事也没发生的继续游玩,那位阿姨似乎也不知道我跟她在房里的事情。
【待续】